情感故事

我喝多了儿子要了我,老公大人有点坏

作者:admin 2020-10-28 09:05:33 我要评论

    这么一想, 他的心里好受多了。又给安宴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顾维则:那小宴好好学习,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在和我说话吧!】

    果然, 这条消息发过去之后, 就好像是石沉大海似的。安宴没有在回他的消息,此时的安宴正在做什么呢?

    安宴是第一个到达实验室里的人, 将实验室的清洁做了一下, 穿上白大褂,戴上手套就开始今天的实验。因为昨天的实验没有成功,安宴琢磨着换一种方法继续进行昨天的实验。这只是他冥冥之中的一个想法而已,能不能实现还不一定。

    关于石墨烯,他也是从文献资料上面了解了不少,但是具体要怎么做, 别说他能不能做出来。具体的方法他也是没有的,他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 就是他在冥冥之中的想法。至于这个想法能够走到哪一步,他也不太清楚。

    或许,在研究的时候,他又有了什么新的灵感也说不定呢?反正, 他听说这个课题组已经做了好几年的时间, 也没有能够做出什么成果来。

    也不差他这几次,即便是他没有做出什么成果, 相信也不会让原本就备受打击的课题组,在增添一些无所谓的烦恼。

    他也不是胡乱做的, 而是通过思考之后, 结合理论上的数据以及石墨烯实际上能够应用的高科技产品相结合之后, 尝试着能不能让石墨烯从理论上运用到实际上。反正迄今为止, 他没有看见一个案例是石墨烯运用在实际上的。

    不过国外的各大学校都在积极的用石墨烯做成新能源,就连华国也有几所高校在研究石墨烯的能源运用。华科大赫然在名单上,苏黎世大学在这方面其实比华科大有许多的优势。首先石墨烯这种材料就是在欧洲被发现的,曼彻斯特大学虽然不是欧洲研究型学校联盟成员,但是和牛津大学、剑桥大学都有紧密的联系。

    而苏黎世大学则是和牛津大学、剑桥大学都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这就代表关于石墨烯的资料,至少苏黎世大学的文献会比国内多了许多。足以让安宴更好的研究石墨烯这个课题,其次,苏黎世大学研究石墨烯的时间比国内更长一些。

    对于石墨烯的理论也比国内好上不少,在这种环境下,自然安宴接受到的东西首先就比国内好上不少。经过这几天的思考之后,安宴总觉得现在距离石墨烯运用在实际上已经非常接近了,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已。而这个契机,或许是一些灵感。

    也有可能是别的一些东西,安宴现在还没有头绪,只能且看且行。他也没有奢望自己现在就能够和研究了好几年的研究员相提并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这群研究员就是研究石墨烯也都好几年的时间了。即便是后来者居上,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时候。

    安宴只是一边做着实验,一边等待着那群研究员的到来。安宴是早晨八点过到的实验室,现在都已经十点过了,那群研究员才姗姗来迟。好在安宴昨天有先见之明,之间让奥古斯特将钥匙给了他。原本安宴是不能有实验室的钥匙的,他只是苏黎世大学的新生而已。任何一个新手都是不可能拥有实验室的钥匙。

    奥古斯特能够将实验室的钥匙给安宴也是因为他和安宴都是本森教授的学生,最重要的是,他可不想一大清早就被安宴叫醒去给他开实验室的大门。

    根据他的经验,安宴肯定会一大清早就去实验室外等着他。实验室里也没有什么机密文件和实验成果,所以在安宴昨天询问他钥匙的时候,奥古斯特直接将钥匙递给了安宴并且说明他们明天去实验室的时候会晚一些,如果他觉得实验室太冷清,可以在九点过,甚至是十点钟的时候在到实验室里去。

    他们一般也是在十点钟的时候才会到实验室,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到达实验室的时候,看见安宴一个人正在坐着实验。看那样子,似乎已经做过好几次实验了。奥古斯特突如其来的头疼,他们这群人都是一同来实验室的,只有这个安宴,这么一大早就来做实验。

    而且,作为同一教授的学生,不打招呼也是说不过去的。

    石墨烯课题组的负责人是罗杰,但是罗杰在本森教授那边还有其他的课题。这边的统管就是奥古斯特,他走到安宴的面前笑咪咪的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什么进展。”安宴摇着头说道,“石墨烯材料提取出来之后,想要将它加入到高科技材料中挺困难的。而且想要制作新能源电池,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是理论上,石墨烯是可以制作新能源电池的。”

    “没错,理论上石墨烯的运用非常的广泛,但问题是现在理论上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做出来啊。”奥古斯特想要劝一劝安宴,这个课题组原本就已经人心涣散了。尽管本森教授和罗杰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大家都不是傻子。即便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最近几个月已经没有资金流入实验室了。也就是说,那群资本家已经准备放弃实验室。现在也只是本森教授自己申请了一些学校的经费而已。

    苏黎世大学不比普林斯顿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只要是研究前沿科技,学校的经费管够。苏黎世大学说起来也是研究型的大学,但问题是需要研究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经费来支撑石墨烯的研究。

    “安,我想告诉你,可能我们这个课题组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这个课题组成立的时间是三年前,但是迄今为止,我们都没有任何的突破。现在靠着学校微薄的资金已经无以为继,所以我觉得你其实不需要这么的努力。你放心吧,这个课题组解散之后,教授肯定会给你安排新的课题组。”

    “这件事情不怪你,也不怪我。毕竟我们能力有限,突破不了当前的限制!”奥古斯特苦口婆心的说完之后,在看向安宴,发现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而是在不停地研究着自己的东西。

    “……”原来他说这么多,人家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奥古斯特忽然感觉挺无趣的,转过身,他就要开始今天的磨洋工。安宴这个时候忽然说道,“其实你不用说我就能够看出来,你们的懒散让我挺惊讶的。”

    “你已经看出来了?”奥古斯特直接屏蔽了后面的话,而是一边磨磨蹭蹭的拿着实验器具一边说道,“既然已经看出来了,还那么努力做什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在最后的几个月里,究竟能不能出结果呢?而且,我相信只要有突破,肯定就会有资本流入。”安宴目不转睛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嘴里却又说道,“我刚到实验室才一天的时间,还有很多东西我都不太懂。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撑到最后一刻,也要撑住才行。”

    “撑住?”奥古斯特看向安宴,“怎么撑住?”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放弃。更何况,我们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

    “算了,安,我觉得我们可能不是一路人。”奥古斯特揉着自己的金发,要不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他真的特别想上去给安宴一拳。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听不进去话呢?要是能够出结果,他们早就做出来了,还需要等安宴来课题组吗?

    就是因为石墨烯的课题太难出结果,所以他们才会研究了好几年的时间,没有做出任何结果,然后几乎是被抛弃了。

    “我想即便是苏黎世大学,也不只有我们一个课题组在研究石墨烯吧?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我想资本不会不知道的。”

    “以前是有好几个课题组,不过都已经解散了,我们是苏黎世大学最后一个课题组。”

    “那既然我们已经是最后一个课题组了,现在还不努力,得等到什么时候努力!”安宴刚说完话,就看见有研究员从实验室里走了出去。接着,一个个的研究员都从实验室里走了出去,最后连奥古斯特都离开了实验室。

    “???”安宴一脸懵逼,他刚才也没有说什么具体攻击性的话啊,这群人去什么地方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他摇了摇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都没有人在来实验室,只有安宴一个人还在继续做实验。罗杰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

    他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安,你现在有空吗?”

    正好安宴准备收拾一下回宿舍,罗杰就站在实验室门外,似乎是在等着他。

    “我现在有空,出什么事情了吗?他们全都离开实验室了。”

    “教授……让你去一下办公室。原本是下午就该让你去的,不过那个时候你正在忙,也没有叫你。我看你现在快要收拾好了,就让你去一趟办公室,教授正等着你呢。”

    “???”安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教授是不会让他去办公室的。除非是上课的时候,会让他去办公室里旁听一下,至于其他的时间,根本不会让他去办公室才对。不过既然教授已经让他去办公室,他肯定是要去一趟,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白大褂脱下,安宴走出实验室,把实验室的大门关上。

    看向罗杰询问道,“罗杰师兄出了什么事情了?”

    罗杰看上去也挺烦躁的,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情不太好解决,你还是先去教授那里吧,看看教授是怎么说的。”

    “什么事情,让罗杰师兄你都这么心烦意乱,不应该啊。”他还真是第一次看见罗杰露出一脸很难做的表情,以前罗杰都是一副胜券在握似的神情。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大事儿,连罗杰的表情都这么难看。

    难道是课题组的研究员去给教授告状了?不对啊,他也没有说什么话啊。也不至于让他努力一下就去告状吧。就算是为了这件事情,到了教授那里他也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是因为课题组的研究员去教授那里说了我的事情吗?”安宴眨巴了一下眼睛。

    “不,比这件事情还要糟糕一些。”罗杰摇头说道,“教授让你去办公室,也是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这究竟是什么事情,罗杰苦恼得都不想说话了,他也不好意思在去询问罗杰。但是他特别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教授和罗杰都这么苦恼。如果罗杰一个人苦恼,安宴还觉得可能是研究员跑去闹事了。

    但是现在教授都在苦恼,恐怕就不是闹事这么简单了。

    “你……唉!”罗杰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两人沉默的走到了教授的办公室门前,罗杰看向安宴说道,“你先进去吧,教授现在可能还有些生气,你自己小心点儿!”

    “……”教授生气,恐怕真的和自己有关系。

    推门而入的瞬间,他就能够感觉到一股特别低的气压在整个办公室里徘徊着。

    “教授。”安宴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背对着他的教授,转过身来,打量着安宴。用古怪的声音说道,“安,你还是有些本事的。”

    “???”他自然不知道教授这句带着一丝阴阳怪气和愤怒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

    只能垂着头不说话,办公室里只有时钟走动的声音。教授没有继续说话,安宴也不敢说话。他只能低着头,目光看向自己的鞋子。抿着嘴唇,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教授忽然这么生气。

    要让他问教授为什么生气,他肯定是不敢的。

    办公室里的气压非常低,安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小孩。

    “安,你知道今天出了什么事情吗?”教授终于说话了,他的语气还算是温和,也没有质问安宴,只是轻声的说道,“今天发生了一件我甚至不敢想象的事情。”

    “教授,我……”安宴虽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认错肯定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他正准备开口认错的时候,教授说道,“你知道我让你去石墨烯课题组是为了什么吗?”

    这个安宴是真不知道,他微微摇头。明显教授还有其他的话想要说,安宴也没有打扰教授。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教授面前。

    “我本来是想让你去感受一下科研,也不是想要你做出一个什么东西来。石墨烯这个课题组是苏黎世大学最后一个关于石墨烯的课题组,并且赞助的公司已经不准备在将资金投入课题组中。”教授说道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我想,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课题组即将解散了。”安宴说道。

    “没错,课题组即将解散。我原本是想让课题组解散之后,让你加入希尔伯特空间的课题组,这是一个纯理论的课题组。研究经费是由学校出的,但是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教授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安宴,“石墨烯的课题组下午已经来过我的办公室了。”

    “教授他们是想让我退出课题组?”安宴想了想,似乎只有这种情况是最符合教授诧异的模样的。

    “不,他们不是想要让你退出课题组。”教授摇了摇头,“他们是集体请辞!”

    “啊?”安宴还以为他们是想把自己赶出课题组,没想到这群人直接来教授这里请辞?这都是什么事儿啊,难怪教授一脸震惊的模样。别说是教授了,就连他也震惊了。

    就算是这件事情做不了,也不必直接请辞吧?丢下一个烂摊子,难道让教授给他们收尾吗?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立马转到我的希尔伯特空间课题组。但希尔伯特空间需要大量的量子力学作为支撑,还有关于场论的问题。你现在,能行吗?”

    “教授只能这样吗?”安宴还是有些不甘心,毕竟石墨烯这件事情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争取。而且他已经开始在做这件事情了,突然说让他去做其他的事情,不是他不能做,只是不甘心罢了。

    “或者是,你继续待在石墨烯的课题组。不过这件事情我需要给你说清楚,如果你还待在石墨烯的课题组,恐怕整个课题组就剩下你一个人了,罗杰在希尔伯特课题组还有些事情,肯定是不可能去石墨烯课题组帮助你的。”教授说完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学校这边准备在明年一月份或者是二月份撤掉这个课题组。”

    “除非课题组有突破,但是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恐怕想要有什么突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教授摇着头说道,“安,我还是认为你直接去希尔伯特空间的课题组更好一些。”

    “教授……这件事情,我可以想一想吗?明天给您一个答复,可以吗?”

    “当然,安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慎重考虑。石墨烯的课题组从今以后可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一个人究竟有多难出成果,你是知道的。况且,这个课题组原本就是要被撤掉的课题组,我认为没有必要在这上面继续浪费时间。”教授说完之后看向安宴,“你先回去好好想一下吧。”

    安宴有气无力地走出办公室,罗杰还在外面等着安宴。

    “怎么样,教授给你说清楚了吗?”

    安宴勉强地笑了一下,“罗杰师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和我说清楚,至少我得有个准备啊。”

    “我也想有一个准备,就挺突然的。我还是被教授忽然叫回来的,奥古斯特那个家伙……已经被教授交给另外一位教授了。”罗杰想了想说道,“好像这些研究员集体请辞和奥古斯特有些关系。”

    “啊?”安宴越想越不能理解,“我和奥古斯特先生好像没有什么恩怨吧,我也没有对他说过什么重话,奥古斯特先生也不用这么对我吧?”

    “我想,应该是奥古斯特认为你破坏了规则。”

    “规则?”安宴摸不着头脑,“什么规则?”

    “在你没有来课题组之前,其实大家都有感觉到这个课题组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不过只是为了混一些资历,所以才会在课题组继续做下去。但是你到了课题组之后,你做了什么事情?”

    “可我是昨天才来的啊,也不至于一天的时间就请辞吧?”

    “为什么不会,明明课题组都进行不下去了,又来了一个在他们认为是破坏了大家默认规则的人,他们自然是要继续另谋高就啊。”罗杰拍了拍安宴的肩膀说道,“你看他们这么懒懒散散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他们的默契。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做不下去了,也不需要继续在做了。就这么等着学校解散课题组就好了,但是你太努力了。有时候太努力,就会在一群人中间尤为显眼。”

    “太过显眼,所以他们决定让你自己去做这件事情。他们认为这个课题组有没有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他们不会去真正的做事。而你是一个做事的人,课题交给你就好了。”罗杰又继续说道,“安,你应该庆幸,他们是让你一个人去做。而不是在实验室里混时间,看着你一个人做。”

    “可是……”安宴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我怎么觉得,其实他们是想要看我的笑话?”听见罗杰这么给他分析之后,安宴真觉得那群研究员就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话。

    你不是想要继续努力做吗?你不是不到最后一步不放弃吗?好,我们全都请辞,整个课题组只剩下你一个人,我看你还怎么坚持得下去!也有可能是因为安宴之前的那番话,把那群人给刺痛了。

    他们想要给安宴一些教训,让他知道遵守‘规则’的必要性。

    “也有这么一层意思,奥古斯特的意思是,看看你一个人在课题组,究竟能够做到哪一步。”罗杰说道这里的时候有些愤愤不平,“这家伙平时偷懒也就算了,在这么重要的情况下,还真敢把烂摊子扔在你身上。”,,网址m..net

    ,...:
相关文章
  • 我喝多了儿子要了我,老公大人有点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