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每天一杯纯牛奶的好处,极度保守的母亲从了我

作者:admin 2020-04-23 14:30:11 我要评论

    第一千零四章 再临圣梵寺

    “不在吗?”

    疑惑中,叶飞扬直接打开天眼透视,看到房中空无一人时,意识到曹金的巡逻时间跟自己不同。

    “难不成曹师兄回圣梵寺去了?”

    想到圣梵寺也在申城,便决定先去圣梵寺走一遭,然后再回叶家取圣水,两天的时间对自己来说绝对够用。

    就在叶飞扬准备离去时,突然想到跟自己同时来次的秦征。

    可因为现在置身于柳家的幻象空间,没有办法用手机和秦征联系,也只好直接离去了。

    片刻的步行后,先是离开寒月堂,而后走出柳家所在的幻象空间,接着便在树林中快速穿梭起来。

    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叶飞扬来到树林边缘的一条马路上,随着念力浮动,将车子从泥丸宫取出,而后驱车朝着圣梵寺过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叶飞扬驱车抵达圣梵寺,看到周围都是前辈烧香拜佛的香客,并没有把车子收入泥丸宫,直接迈步向里面走去。

    正当叶飞扬向曹金所在的圆通殿步行时,刚走出烧香的地方,却被一名僧人拦了下来。

    “施主请留步,里面是寺院重地,外人不得入内。”

    叶飞扬含笑道:“我是来找曹金的,我们是朋友。”

    僧人听后先是单手施礼,客气说道:“原来是曹护法的朋友,不过曹师兄不在寺内,施主也只能改日再来了。”

    叶飞扬听后微微皱眉,想到曹金既不在寒月堂,也不在圣梵寺,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莫非曹师兄遭到了张明哲的针对?”

    思绪中,叶飞扬开口道:“不知贵寺方丈在不在,是否方便见他一面。”

    想到曹金曾说让自己来寺院见方丈燃灯大师,既然现在来到圣梵寺,顺便见他一面,同时将曹金的事情跟他叙说。

    僧人说道:“抱歉了施主,我寺方丈向来不见客,希望您能够理解。”

    叶飞扬应道:“麻烦你跟燃灯大师说一声,就说是叶飞扬前辈拜访。”

    “您是叶飞扬?”

    僧人有些惊讶的问道,仅是下一秒,浓浓的感激之色在脸上浮现。

    “正是。”

    叶飞扬含笑道,既然僧人知道自己,便可以见到燃灯大师。

    “阿弥陀佛,多谢叶施主帮助我寺渡过难关,请随我来。”

    单手施礼后,僧人态度恭敬的做出请的手势,叶飞扬见状微笑点头,直接迈步向前走去,僧人见状随即紧随其后。

    经过短暂的步行,在僧人的带领中,来到一个幽静的院内,在一座木房门前停下身来。

    “方丈,叶施主前来拜访。”

    随着僧人的话音落后,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缓缓从房间传出。

    “进来。”

    僧人听后立刻轻推房门,恭敬的做出请进的手势。

    “多谢。”

    叶飞扬礼貌开口,迈步走进房间,只见一位身披袈裟的老僧人盘坐在蒲团上,正是圣梵寺方丈,燃灯大师。

    看到燃灯大师睁开双眼起身,叶飞扬立刻拱手道:“拜见大师。”

    “叶小友不必多礼。”

    燃灯客气应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恐怕我现在被岛国势力威胁,小友对我寺恩情之重,请受我一拜。”

    话音落后,燃灯单手防御胸前,微微躬身施礼。

    叶飞扬见状连忙说道:“大师不必如此,您贵为寺院方丈,我承受不起啊。”

    开口的同事,叶飞扬快步走到燃灯身前,伸手将其搀扶。

    当燃灯起身后,感激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是护龙阁成员,这样做也是为了执行命令,但消灭岛国势力,你有着莫大的功劳,所以你就不要谦虚了。”

    叶飞扬听后微微点头,知道燃灯大师已经了解到其中的情况。

    想到冷凝已被圣梵寺和护龙阁除名,不免问道:“对了大师,您可知道冷凝最后去了什么地方吗?”

    “不清楚。”

    燃灯思绪道:“但我想他可能投靠了古墨,虽然我之前被岛国势力控制,但据我所知,冷凝和玄阴灵族有些联系。”

    “玄阴灵族。”

    再次听到这个宗族的名字,阴冷之色在叶飞扬脸上浮现,可虽然知道玄阴灵族是叶家的仇人,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其抗衡。

    燃灯继续说道:“叶小友,你是我的恩人,并且对我寺有恩,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开口便是,我定会伸出援助之手。”

    “多谢大师。”

    叶飞扬应道,虽然不知道燃灯大师的实力如何,可既然是冷凝的师傅,想必也是个高手。

    想起冷凝,些许战意在叶飞扬心底浮现,虽然之前知道不是此人的对手,但从来没有跟他交过手,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自己的实力可以说今非昔比,或许现在有了跟他抗衡的能力。

    思绪后,见燃灯不在开口,便决定将曹金的事情叙说出来。

    “大师,我现在和曹金都是柳家寒月堂弟子,并且都在守护着仙古道场外围……”

    片刻的时间过后,叶飞扬将曹金的事情详细叙说出来,从开始见到他,和委托他查看张明哲的举动,到最后无法找到他。

    “我担心他会

不会遭受张明哲的针对,所以才会来到贵寺找他,但听寺内僧人说,并未见他回来。”

    燃灯听后点头应道:“小友,你不用担心他的安全,凭他的实力,要是遇到危险,没有能力解决的话,想要脱身还是没问题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

    叶飞扬欣慰应道,可如果等到在去巡逻还看不到曹金,便会想办法找他。

    “大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等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

    见燃灯不在开口,叶飞扬开口辞别。

    毕竟两天没有休息,虽然也在修炼精神力,但想要提升绝非易事。

    更何况接下来还要回叶家,如果遇到什么事情的话,担心时间会不够用。

    “好的。”

    燃灯微微点头道:“因为你对我寺有恩,我理应向你表示感谢,请小友随我来。”

    说罢,燃灯迈步向门口走去。

    叶飞扬见状迈步跟去,虽然燃灯没说去什么地方,但知道肯定是要送自己什么物品,但如果是对修炼有帮助的东西,倒是可以接受,但要是功法武器之类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毕竟现在还有两种功法没有时间去学。

    片刻的步行后,在燃灯的带领中,来到寺院一个偏僻的后院内,一座阁楼矗立于院子一侧。

    “藏经阁?”

    看到木门上方的三个古体字,叶飞扬微米双眼。

    虽然不曾来到这里,但却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寺院内的各种功法。

    “大师,如果您送我功法的话,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我现在修炼着几种功法,在多了也没时间修炼。”

    燃灯听后淡淡一笑,说道:“我的确是想送你功法,不过那种功法并非一般的功法,稍后你就知道了。”

    叶飞扬听后有些不解,见燃灯继续前行,直接迈步跟去。

    走进阁楼后,跟随燃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中。

    “传送阵?”

    当叶飞扬来到房间后,只见地上雕刻着一个圆形的突然,而在圆形中有一个卍字。

    “不错。”

    燃灯说道:“看来小友之前也见过传送阵。”

    叶飞扬应道:“是的,但图案却是有些不同。”

    “那是当然。”

    燃灯解释道:“在华夏灵修界,大致分为三种传送阵,一个是你现在看到的佛阵,还有一个是道阵,也就是道家传送阵,图案为太极,最后一个就是灵阵,那是一半灵修者所用的阵法。”

    叶飞扬听后点头回应,而后问道:“大师,既然都是传送阵,为什么突然各不相同呢?难道之事意义不同吗?”

    燃灯应道:“非也,如果用启动灵阵的方法启动另外两种传送阵,那是根本行不通的,也只有用相对应的方法才可以启动。”

    “原来如此。”

    叶飞扬领会应道,想到自己并非佛宗道教,便不在询问。

    接着,燃灯迈步走进传送阵,叶飞扬见状随即跟进,只见燃灯单手放在胸前,随着口中念念有词,金黄色的光芒从阵法中亮起。

    当燃灯把手按在叶飞扬肩膀后,眼前景象开始变幻起来,待画面定格后,发现置身于一个五六米高的通道中。

    “随我来吧。”

    开口的同时,燃灯迈步向前走去,叶飞扬则是紧随其后,正迈步前行时,只见前方出现几名僧人,并且每名僧人赤裸上身,皮肤呈古铜色,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

    待叶飞扬定睛看去后,惊讶的发现僧人的数量正好是十八名。

    “十八个人,难道是十八铜人?”叶飞扬不免惊讶开口。

    燃灯笑着说道:“小友,你说的都是电视上演的,确切的说,应该称呼他们为十八护寺高手,要是他们联起手来,就连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叶飞扬听后淡笑点头,而就在这时,只见十八个僧人站起身来,迈步向这边走来。

    待十八人靠近后,为首僧人先是对着燃灯施礼,开口道:“方丈,此人是来闯阵的吗?”<!-- 69s:95277:40122742:2019-02-13 04:54:09 -->
相关文章
  • 每天一杯纯牛奶的好处,极度保守的母亲从了我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