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女落水了只大白兔掉出来,射精精子不浓正常吗

作者:admin 2020-03-23 12:39:00 我要评论

    第二百零五章 休了西门晓月

    夏丞相只得忍住一口气上前对梁氏道:“你先放开她,有什么不能好好说?”

    梁氏扬起铁青的脸,“你们什么时候与我好好说过?我从侧屋逃出来之后,被安置在夏至苑,那时候你们相府的人怎么不过来跟我好好说?夏丞相,如果你要保得你相府一家平安无事,今日就无论如何都得给我一个交代,夏大小姐要什么和离,我不管,我只要你休了西门晓月。”

    “什么?”

    此言一出,李氏首先便吼了起来,指着梁氏便大骂,“你还说你不是嫉妒她嫁给了丞相?她好歹是你的侄女,你怎么能这样对她?你好狠毒的心肠啊,她已经死过一次相公,若再一次再被人休出去,这辈子就完了。”

    梁氏冷冷地道:“关我屁事,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如果她知道要好好过日子,就不会连我这个二婶都搭进去,别以为我好欺负,这些年我明里暗里给你们大房多少好处?你们没念着我半点好,如今还想杀我?我那些银子就是扔进大海,还能闻一声响!”

    西门晓月看向夏丞相,忍住痛楚道:“你不会的,是吗?”

    夏丞相面容复杂,且不说西门晓月已经毁容,就算没有,如今衙门一定是盯死了她,不放弃她的话,相府也得惹一身臊。

    但是,这话他却不能回答,至少,不能让晋国公认为他要放弃西门晓月。

    所以,他看向梁氏,“二夫人,你不要太强人所难,我是不会休了晓月的。”

    梁氏哼道:“是强人所难吗?我觉得我是帮了你,但是我不管,你们相府是外人,你们起了歹毒心肠要害我,总会有报应的,但是西门晓月却不是,她是国公府的人,受过我不少的好处,她忘恩负义要害我,我就不能放了她。杀她要偿命,最好的办法,便是让她再被休一次。”

    子安不得不为梁氏叫好,她这招够狠毒的。

    不过,再狠毒,狠毒不过夏丞相。

    他分明也想休了西门晓月,但是他表现出一副极力维护她的样子,那么西门晓月在落难的时候,就一定会为自己找一个退路,这个退路,就是相府,她会心存盼望能回到相府,因此她不会供出夏丞相。

    晋国公气得两眼翻白,如果西门晓月被休,他的老脸就要丢尽了。

    本来难得攀上丞相一家,如今却被拦腰砍断,砍的还是他国公府的人,让他憋屈的不得了。

    他终于觉得,当他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中的时候,有些人已经窜起来,迅速掌控了局面,他这个过气的晋国公,如今也是无能为力的。

    他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哭哭啼啼的李氏和西门晓月,知道如果他不出声让夏丞相休了西门晓月,给梁氏示好,那么,梁氏真的要追讨这些年给国公府的银子,他是还不起的,他不愿意临老还成为别人的笑柄。

    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但是都抵不过现实,他看着夏丞相,“相爷,写休书吧。”

    “不,不!”西门晓月尖叫着,使劲地挣扎站起来,推开梁氏,跪在了国公爷的面前,“祖父,不可以的,若休了我,我还能活下去吗?”

    夏丞相也道:“对,国公爷,我们或许还有别的法子可以解决的。”

    他说或许,其实就是跟国公爷说,没有法子的,目前只有顺从。

    但是他的这个表态,西门晓月却以为他是极力维护自己,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对,相爷,你不能休了我,今日是三朝回门,你不能休了我的。”

    夏婉儿也觉得很生气,她在西门晓月嫁过来的时候便下跪磕头敬茶,且喊了一声母亲,如果说西门晓月被休出去,那她不是白跪了吗?她是多了一个没用的母亲啊。

    本以为西门晓月有多厉害,能给自己多大的支持,却没想到,中看不中用,绣花枕头一个。

    她实在是大失所望。

    子安没管那边,只是在这边与老夫人说和离的事情。

    “老夫人,和离一事,您今天就给我一个答复。”

    老夫人伸出手,拉着她坐下来,脸色说不出的温和,“子安,你实在是憎恨我这个祖母,是吗?”

    子安讽刺一笑,“老夫人说这些便伤感情了。”

    老夫人摆摆手,眼底泛着浓浓的愧疚凝望着她,“祖母知道,你心里确实是恨毒了祖母,祖母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亏待了你们母女,但是,你要体谅祖母,我没有法子,霖霖是府中唯一的男孩,却是这般的资质,若我不提拔你妹妹起来,以后相府怎么办?”

    子安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老夫人只说愿意不愿意吧。”

    老夫人苦笑一声,“你若坚持,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你。”

    “愿意就好,愿意的话,便请相爷当场写一封放妻书,从此,各生欢喜。”子安自然不会让他们再拖下去。

    老夫人继续抓住子安的手,一脸哀求地道:“但是,你不可跟你母亲离去,得留在府中陪着祖母,好吗?祖母年纪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脚一伸,你是相府的大小姐,又是嫡出的长女,祖母若没看到你在身边,心里不踏实。”

    这个老太婆一向老谋深算,且十分好强,轻易说不出这些话来的,但是,如今却殷切哀戚地求她,后面有什么算计等着?

    子安不会相信她真的悔悟反省,这个老婆子的心肠是黑的,在她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老夫人放心,我会一直留在府中,直到出嫁,我会好好地陪着你!”子安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眼底寒芒闪过,我会好好地陪着你,你要怎么玩,我便跟你怎么玩。

&nb

sp;   老夫人眼底仿佛有泪光闪动,“那就好,那就好,年纪越大,便越舍不得身边的人离去,老身和你母亲虽然没什么缘分,但是她要走,老身也是舍不得的。”

    子安唇瓣轻轻挽起,形成一抹冷峻的笑,“老夫人尽管放心,母亲就算与相爷和离,她也不会离开相府,相府不是还有一块地是她的吗?那一块地上,可以起一所房子,我们一直陪着你,可好?”

    老夫人一下子就笑了起来,“那敢情好,那敢情好,那样还算一家人。”

    子安在这一刻,摸清楚了她的意思,她就是想母亲搬进去后花园,那样,方便她下手。

    竹林,是她强大的武器。

    但是,谁知道呢?或许这个武器,最终会为她夏子安所用呢?<!-- 69s:85258:26396322:2019-08-05 04:35:10 -->
相关文章
  • 女落水了只大白兔掉出来,射精精子不浓正常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