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早晨起来他还在身上耕耘,499qq看不了

作者:admin 2020-03-08 12:02:15 我要评论

    “作为我姬凤眠的女婿,我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欺负’了去。”

    女婿?

    被欺负?

    俞松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想要仰天大笑,捧腹大笑,各种大笑特笑。

    这么接地气儿的称呼,真能把他笑到头掉!

    掀眸朝着自家先生看了一眼,我的天,那暗搓搓高兴又自豪的样子,简直没眼看!

    薄景川:嗯,我不仅找了一个优秀的老婆,还有一个非常优秀的丈母娘。

    “哈,真是受不了某些小人物在这里刷存在感了,爸,赶紧宣布结果,结束这场会议吧,再在这里继续下去,简直等于浪费时间。”薄成江道。

    薄老爷子铁青着脸,抿紧了唇,掀眸看了薄景川一眼,用力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要为了那个女人走到如此地步?得罪袁家,放弃薄氏继承权,你好好想想你今后的路……”

    “不用想。你尽管做你的决定。”

    老爷子额头青筋都爆了起来,脸色铁青着一边冷哼一边笑道:

    “好!好!你好样的!薄景川,我就成全你,等你为了那么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吃了苦头,我再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岳林,下任董事长的位置,你来坐!公司从现在开始,由你全权负责!吴叔,把股权转让书给我拿来!”

    一直站在老爷子身后的吴叔有些着急地看了一眼薄景川,迫切地希望他能够挽回一下。

    结果却连薄景川半分视线都没有得到。

    “大少爷……”

    “愣着干什么?!我还用不动你了是不是?”

    吴管家叹了一口气,还是上前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老爷子,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

    “老爷子,您要三思啊,这字一旦签下去,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哼,机会我给了他太多次,一些话我都已经说烂了他都没有任何反省,我还三什么思?!”

    “可是……”

    “让开!”老爷子手一挥,将吴管家推到了一边。

    “老爷子,还望慎重啊!”

    “是啊老爷子,这个决定,对以后薄氏的生死攸关啊!”

    “正是因为有关薄氏生死,所以才更不能让这样一个被女人轻易迷惑的男人执掌大权!”

    “身为薄氏财团的继承人,本就应该处处以薄氏为先,就算不愿意娶袁氏的大小姐,那必要时也该为了薄氏做出牺牲和让步才是,自己一意孤行,明显是对薄氏的不负责任……”

    两拨人各持己见,老爷子本就在气头上,听到有人说这些话,脸色更是沉了几度,拿起旁边的钢笔,就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了字。

    一直到他将字签完,将笔用力扔到一边,薄岳林才勾唇缓缓笑了笑。

    老爷子撑着拐杖站起身,在一众人摇头叹息下,怒瞪着薄景川。

    “没有了薄氏,我看你怎么应付袁氏……别指望我会念及祖孙情帮你……”

    薄景川扯了扯唇,不置可否。

    然而就在此刻,“嘭”地一声响,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雾草!这阵势,真特么吓死人!”

    一道声音在会议室里突然突兀的响了起

来,众人转头看过去,却见殷睿爵手里正拿着一瓶定型啫喱喷在头上,抓着头发给自己抓发型。

    身上的西装满是褶皱,领带松松垮垮的歪到了一遍,西装扣子还少了一颗,裤腿上更是好几个脚印儿,头发显然也是没了型,现在才用啫喱在狂揽自己的造型。

    “……”

    “……”

    “……”

    众人无语地看着他这幅样子,不知道此时此刻到底该说些什么。

    “你来干什么?!”薄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对殷睿爵也没几分好脸色。

    殷睿爵看着自己的头发差不多了,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期间还在会议室里扫了一圈儿,看到打算推着姬凤眠要离开会议室的薄景川,眨了眨眼睛,道:

    “这是……结束了?”

    众人没说话。

    反倒是薄景行开口道:“殷睿爵,你这是在逃难吗?”

    “卧槽你这个形容太贴切了,不,比逃难更可怕……你们也要小心一点,你们薄氏财团门口现在都特么跟五一旅游时的,那群记者简直太疯狂了!”

    薄景行皱着眉站起身,走到窗边看了一下,虽然楼层极高,但他还是看到了楼下密密麻麻的如同蚂蚁搬家一般的场景,忍不住啐了一声,“妈的,不就开个破会吗?至于这么疯狂?这他妈怕是全世界的记者都来了吧?”

    “怎么可能?”

    几个董事有些不相信,纷纷走到窗边往下看了看,均是忍不住叹了一声。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

    “上次董事会也没有见这么多记者啊?”

    “薄氏内部会议而已,怎么可能引来这么多的记者?”

    薄老爷子也疑惑地走过去看了看,看到楼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当即便皱起了眉。

    转头看着殷睿爵,冷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

    殷睿爵整理好领带,朝着老爷子眨了眨眼睛,顿了几秒,才一把拍在了额头上。

    “你们不会都还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殷睿爵一边啧啧摇头,一边走到会议室角落的电视机前,一边找遥控器,一边道:

    “这么大的新闻,你们居然不知道……就是Y国国宴上啊……”

    从刚刚杂志社还有各方媒体争先恐后发布新闻消息后,现在网上,电视媒体上,无一不是同一个话题。

    各大卫视更是一个新闻轮番播放。

    殷睿爵话没说完,电视就已经打开了。

    此刻电视打开蹦出的画面,就是Y国晚宴上的现场录播视频,画面是定格在尤莱亚女王身上的。

    只见她穿着女王象征的华丽尊贵的服装,站在二楼的大理石雕花台上,说——

    “想必大家都知道因为某些原因痛失我亲生女儿的事情,三十多年来,我一直沉浸在女儿永远离开我的悲伤里……我曾经跟她说过,我要亲眼看着她一天一天长大,让她当这个世界上最娇贵美丽的小公主,只要她想要,我愿意倾尽所有,给她想要的一切……”

    <!-- chuanshi:21284192:1452:2019-05-17 01:20:26 -->
相关文章
  • 早晨起来他还在身上耕耘,499qq看不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